您好,欢迎光临泰山正气网!

“**功”在俄罗斯变身免费瑜伽

发布时间:[2018-8-2 9:33:53]    浏览量:16次

  【核心提示】俄罗斯《事实与论据》网站2018年3月20日报道《邪教——免费瑜伽背后隐藏的秘密》称,该网站记者偶然加入免费瑜伽练习团体后发现,这种所谓的瑜伽练习实际上中国的邪教“**功”。

  邪教——免费瑜伽背后隐藏的秘密

图片来源:《事实与论据》/ 乌娃洛娃·娜捷日塔

  俄罗斯《事实与论据》记者在看到免费瑜伽课程宣传后,决定尝试接触这门古老的艺术,但结果万万令人没想到。记者开始了练习,十分钟后,当记者的手几乎麻痹时,她决定睁开眼睛,放下双手,她看到“老师”和她的助手仍一动不动保持同一个姿势,而所有的学生都不能长时间将双手保持平衡。

  当记者在网上看到免费的中国瑜伽课程广告时,她惊喜地发现:课程在市中心,休息日,在方便的时候。有意愿参与者都被邀请到瑜伽工作室练习名叫 “**功”的“气功”。 但这些宣传话语对无知者意味着什么呢? 鉴于瑜伽的普及,有意练习者有时会比较多。 练习场所是座美丽的现代建筑,有着别致的装修,宽敞的大厅。一个管理员解释说:“你们瑜伽课程团队尚未开始工作,得稍等下,大厅被别的租用者使用着。”事实证明,大厅可以租用每个人,每小时只需支付400卢布。

  瑜伽教练是一名戴眼镜的中年妇女,名叫柳德米拉。当别的租用者工作结束后,她邀请所有参观者——只有十个人——拿起地毯。柳德米拉播放中国音乐,解释说这是“原创”的。在旋律中,一个男声断断续续地出现,说出难以理解的单词。坐在记者旁边的女孩咧嘴一笑说:“用中文祷告,或者别的什么吧?”。柳德米拉宣布将进行五项练习,所有课程都将是免费的。她解释说,他们学校不为教学赚钱,她们非常重视车里雅宾斯克人,昨天去了叶卡捷琳堡举行研讨会。上课的人都是从社交网络得知上课的消息。随后柳德米拉展示了第一个练习。前两个练习旨在拉伸,柳德米拉告诉大家她已经练了15年。第三种姿势以模仿轮子的运动结束。大家必须用双手围绕腹部顺时针方向进行圆形运动,但是手距离身体10厘米。上课时间不知不觉流逝,每个人都在微笑。令人惊讶的是,大家感觉这项活动真的提升了情绪。柳德米拉告诉大家,大家的所有渠道都打开了。“什么渠道?”记者问。柳德米拉解释,渠道与经络平行。

  继续练习了其他动作,课程结束时,柳德米拉建议每个人都带走一本价值50卢布的书籍,如果下次带回来,则会将钱退回给大家。

 

  “**功”租用的瑜伽场所(来源:《事实与论据》/ 乌娃洛娃·娜捷日塔)

  记者家里开始阅读这本书籍。里面有“宇宙”、“天眼”等字样。记者在“谷歌”搜索到这种所谓的瑜伽,其实是在中国被禁止的邪教“**功”。其创始人李**自1992年以来宣扬“**功”教义,声称多年来他秘密与佛教和道教老师学习。记者给专家打电话咨询相关情况。

  俄车里雅宾斯克著名异端学专家、俄东正教宣教部门负责人康斯坦丁认为,“**功”可能是一个邪教组织,在俄罗斯官方被取缔的极端主义组织“耶和华见证人”与其类似(该组织的活动在俄罗斯联邦境内是禁止的)。但是,“耶和华见证人”虽然被禁止,但该组织活动并没有停止,而只是转向地下。专家解释说,“邪教组织都有一些特征,首先是免费课程。但现在有东西是免费的吗?只有在捕鼠器里的奶酪是免费的。其次,邪教组织会举行气氛非常友好的会面。”根据专家意见,邪教不一定承认从信徒那获得金钱。他们教义思想是除了自己的教派不相信任何人, 也就是说,如果你生病了,不要去看医生,练习课程就能帮助你;你不应该有任何朋友,你所有的朋友都在教派中,在这里没有政治、没有社会、没有异议。有些病人受到邪教影响做出了错误的选择,他们不去看医生,而是进行练习。有时这种或那种疾病会暂时消退。这个人就会受到鼓舞,更深陷其中。例如,一个人需要手术,但他拒绝手术,而是选择继续进行练习,最后导致死亡。如果“**功”将自己解释为一个宗教组织,那么就有必要接受许多检验,所以他们称自己为学校,这样就能顺利进行掠夺钱财。令人惊讶的是,在车里雅宾斯克,“**功”的瑜伽馆距离东正教大教堂仅有200米。

  尽管根据专家的观点,在俄罗斯有关认定破坏性邪教或是其他流派的工作比较少,但是李**的《转**》和《世界**大法》、《全球人权火炬接力》被列入俄联邦极端主义材料清单。在网上有许多关于被“**功”吸引导致人们失去对家庭兴趣的故事,他们只承认李**是唯一的导师。

  宗教学者、社会学家及哲学家尤金·巴拉古什金认为,该活动由邪教组织组成,并进行导师专制化管理。 但是也有学者将“**功”归属于拼凑合成型宗教。其与科学家、记者、信徒的亲属、传统宗教的支持者有冲突。 由于拒绝医疗援助和相信习练“**功”治愈功效,社会各方都担忧“**功”信徒死亡。

  宗教研究中心引用了“**功”人员叶甫盖尼的故事。据该中心介绍,2016年叶甫盖尼前往俄纳罗福明斯克参加活动。他感觉不舒服,希望得到“**功”神奇的治疗。由于相信“**功”,他的伙伴并未叫救护车,他们试图用冥想进行医治。尽管后来医生做出了努力,叶甫盖尼还是死了。但在“**功”方面却将其去世归因于未按时进行练习,所以“**功”不能救他。根据宗教研究中心的信息,这不是“**功”支持者中的第一个也不是唯一的死亡事件。 一名女性日本“**功”习练者由于罹患癌症只是练习**功不进行医治而死。而当她的丈夫去世时,“**功”人员试图让他在七日内复活。

  圣彼得堡居民埃琳娜在社交网络中向表示,其前男友受到这个组织的影响,在这之前他们已经相识7年,因“**功”不得不分手。其前男友变得令人难以忍受,被“**功”邪说吸引,变成了一个无所事事的傻瓜。虽然,乍一看,这个人格似乎变得平静,没有坏习惯。但他实际上他变成了一个“僵尸”,没有生气,没有感情。她不知道现在其前男友是否还在肚子里寻找所谓的“**”。

  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援助破坏性邪教受害者“对话”中心的顾问戈洛巴·格里戈里讲述了受害者进入“**功”相关情况。他在社交网络中创建了一个“**功”的受害者援助团体,他了解“**功”前教徒的一些致命的结局。大多数故事都是相似的,例如,娜塔利娅习练“**功”大约六年。幸运的是,她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清醒过来,惊恐地看着那些如她自己以前一样狂热的人。她年轻时做了乳房整形手术,她怀疑患了癌症。但在习练“**功”过程中,他们不允许去看医生,娜塔利娅无法入眠,感到痛苦和可怕。“**功”分子告诉她,当她开悟时,她会用双手将疾病从胸部取出来。她没有治疗而是“冥想消灭邪恶”。在练习过程中,有人说这是用死亡来进行测试,否则启蒙将不会实现。她的丈夫把她带到医院,医生说他们说医治再晚些就会有更严重的问题。娜塔利娅手术顺利进行。

  格里戈里收集受“**功”影响的一些案例。这些故事也是相似的:丈夫对生活、对妻子和孩子失去兴趣。他们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在学习和散布“**功”方面,这最终常常以离婚告终。 但是如果离开“**功”往往会得到相反的结果:如果一个人坠入爱河,而恋爱对象不赞同“**功”的想法,那么可能会有好的结果。

  俄《事实与论据》简介:

  俄《事实与论据》是俄罗斯著名社会政治周报。自1978年出版以来,发行量超过100万份。该报是俄罗斯最受欢迎的出版物之一。目前该出版物属于莫斯科市长办公室。其网站24小时更新俄罗斯及全球新闻。

网站首页| 协会简介| 工作动态| 政策法规| 原创撷英| 泰山文化| 理论研究| 科技与生活| 特别推荐| 留言板